Skip Ribbon Commands
Skip to main content

柯马CEO采访

自动化的新时代

柯马CEO Mauro Fenzi解释说,自动化新纪元的原则是开放、直观、适用、易用,以人机协作和不断创新为基础。这是对工业自动化转变思维方式的方法,而柯马在几年前便已转变工业自动化的思维方式。

Mauro Fenzi

告诉我们关于柯马新领域的自动化创新计划。

在过去几年里,我们一直以改变工业自动化本身的理念为目的开发创新方案,从而将工业自动化转变为开放式自动化。它意味着培训操作员所需的时间缩短了。最重要的是,它也意味着在生产制造发挥重要作用的任何行业内,投资回报的提高。

 

我们努力寻求“简单化”。在此过程中,我们已从实质上明确开放式自动化的原则。我们首先在我们自己研发的机器人中以及拉近用户与系统之间的距离上运用这些原则。我们已经使机器人更加易用和更加直观。
有效自动化可能在创建时比较复杂,但是它应该是直观和易学的。
我们的产品创新途径非常类似于智能手机等成功产品背后的技术途径。这些产品必然内部复杂,却配有易用并且根据用户需求量身定制的人机界面。简而言之,设计复杂,但使用简单。

 

同时,我们坚信和主张业务模式的创新,并且在工业自动化领域内担任教育活动的合伙人。在这一点上,我们的目标是为其他公司的自动化文化发展提供帮助,不管他们是不是我们的客户。

在您的策略和创新计划中,创业公司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我们怀着很大的兴趣跟随许多新兴公司的脚步,并且分享它们致力于推动创新和原型开发的承诺。这一与若干新兴公司合作的重要成果是以第一批更具创新性的产品和技术的投产为代表的。因此,柯马能够评估项目的实际可行性。
我们柯马人,每天都与世界范围内从圣地亚哥到意大利的新兴公司,证实柯马已通过此方式适应不断变化的市场情况。我往往会发现,在地球另一端、使用Skype与我举行视频会议的“年轻人”正在以革命性的方式、非常低的预算和紧张的时间框架开发新产品。

 

与我们合作的新兴公司,构成了我们创新网络的组成部分。此项合作是我们共同的成功,因为我们的自动化文化是围绕着-我已在多个场合阐明是我们最大财富的柯马人、我们开放性和透明度而建立的。

哪个是您的工业领域目标?

四十多年以来,我们的解决方案影响了广大行业的生产制造方式,其中包括汽车业、航空航天业、石油化工业、军事和能源等等。在所有这些行业内,我们都会严格地采用长期、战略性创新方法。
我们密切地跟进客户想要发布的产品进展情况,并且以该产品的相关新技术发展趋势为基础开发自动化解决方案。下面,我举个汽车业的典型例子。汽车业目前正在重新研制其产品。制造商们设计出越来越复杂的解决方案。这些解决方案往往要求采用新技术和轻型材料。结果,自动化正在成为保证这些新材料被正确使用的关键因素。

 

然而,诸如航空业以及与能源相关的行业(电动机、电池以及相关部件)、饮食业以及其他一般行业逐渐侧重于自动化如何提高质量、降低成本、提高生产力,简而言之,自动化如何帮助这些行业提高竞争地位。

在处理客户新项目或新行业上面柯马具有什么方法?

我们设计模块化、具有灵活性和较高可配置性的产品,并且这些产品能够根据每一个客户的需求进行定制。因此,我们能够向所有规模的制造商和近乎所有行业提供符合其普通标准要求,并且同时满足其特定需求的解决方案。这些先进自动化应用概念使我们的客户发展新的业务模式,产品也更快地投入市场。

 

我们的动力总成机加工和装配工作组正在从事的工作便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该组的产品被设计为基本功能70%可配置,20%可根据客户的具体要求进行定制,10%可根据每个特定项目进行定制。这意味着我们的产品易于适配,从而满足特定要求或者生产限制,同时缩短客户发布产品的时间,保证最高的生产力水平以及长期保持精确度。

另一方面,在机器人技术上,我们正投以重资,开发智能化解决方案。这些解决方案是将高生产率、高质量、高精确度的机器人工业自动化与中小企业的灵活、以客户为中心的生产方法相结合。我们已经通过这一开发方向提供工艺自动化的帮助,这在几年前似乎是不可能或者不现实的。现在,我会参考从国内外物流到各种生产制造业务,甚至于玻璃、造纸、生鲜食品等精密工艺自动化的所有案例。

我们提到过可再生能源资源。 柯马如何应对新环境保护条例?

新环境保护条例大大影响着工业界,然而每个国家的情况各不相同。

更加准确地说,我们一直从事现有工业工艺和生产工厂的优化。这样,我们也能够帮助各公司降低能耗,提高效率以及在市场中的竞争力,同时保护环境。

对于发展中国家,什么是柯马的新目标市场?

中国是开发策略的关键部分,对我们的组织具有重要意义。中国有1,000多名柯马人和4个特定区域(其中之一是研究中心)。未来三年,我们很可能会在中国卖出比世界其余部分更多的机器人。

在全球范围内,不断需要缩短产品上市时间迫使许多客户在终端市场附近建立工厂。这就要求我们能够在世界范围内保证相同的执行能力。我们的全球网络覆盖17个国家和33个办事处,并且我们已学会如何管理全球化过程,以及如何使全球化过程与地方文化相融合。大部分员工在发展中国家工作,这意味着我们比竞争者更加接近日益发展的市场。